知・思・为

Menu

闲言|魔幻的一天中发生了几个小故事

故事一

早上直属领导在微信上发来一个疑问,说北区的老大在高管的会议上说有个千万级的项目被我这边评估做不了,问问我啥情况。

然后我就简单的概述了评估做不了的原因。

感觉,貌似我说的内容和区领导的汇报内容有很大差异。

最后,我的直属领导说,明白了,我在会上说下。

故事二

上午,微信上收到了公司幸福助理的信息。不用猜,肯定有其他的事情。毕竟,我们只有工作关系。

前面来回的家长里短聊了十几轮,终于进入到了正题。

实话说,我比较羡慕别人家长里短的能力。毕竟,我是一个直肠子,没少因为这个出现问题。不过,也无所谓,可能别人看我总觉得有种“那么普通却那么自信”的感觉。但于我而言,直肠子才舒适,没有这么多弯弯绕,就不需要耗费额外的精力。毕竟,人的精力总是有限的。

回归这个故事的正题本身。幸福助理问了个问题, “针对他们的流程优化工作”有没有什么建议?

我回了个问题“流程现状摸清楚了嘛?”,然后接收到了让我很懵的一个问题“你指的流程是?”。我无奈的继续回了一个问题“那你的流程优化是?”

往来许久,我给出了一个结论。

“你们幸福助理现在还不具备发现问题的能力,更重要的是你们还不具备解决这些问题的能力。”

然后,这个小故事就结束了。虽然,得到了对方的感谢。

但我自己觉得,这可能又是一次常规的“家长里短”。

故事三

下午陪着渠道去客户做拜访交流。

沟通前半段因演示系统故障,现场来了段空口无凭的即兴备稿,客户觉的很好。

只是,和他们的需求没啥关系。

继续深入的一聊,真的和他们的需求没啥关系。虽然,客户给的需求是数据治理,想用个工具提升效率。

但客户所说的数据治理,在我们大数据的从业者看来是“业务应用”,而不仅仅只是数据治理。

虽然,作为数据中心,数据治理确实是他们的主要工作内容。但业务层面的“数据治理”和大数据行业通用的数据治理,存在着巨大的鸿沟。

毕竟,业务是由人处理的,数据是由计算机处理的。如果把由人处理的变成由计算机处理的,可以,但不是所有的事情计算机都能处理。

一定要把处理的过程明细化,然后再确认各个处理过程如何用机器替代人。

可惜的是,这个过程明细化没做。最终的结果就是,客户用“整体”来要求“环节处理”的工具实现其业务需要。

嗯,这个项目没戏了。

故事四

上周在线上贸贸然蹭了一个俱乐部今天例会的点评角色,觉得自己又可以露脸了,哪能想到今天一天会遇到这么多的事情。

所以,故事三结束后经过一个半小时的路程到家之后,6点左右,精力不济,直接睡了。

中途7点半左右醒了一次,和销售又沟通了一些事情,导致情绪紧张。(可参考故事五。)

挂掉电话后,手机登录了俱乐部的在线例会。

然后,转脸就睡着了。直到临近自己的环节时才猛然惊醒。

然后,就在没有听演讲的情况下,仅凭演讲稿件进行了一次3分钟的点评。

实话说,不仅刷新了参会人员对点评的认知,也刷新了我自己的历史,这应该是我真正的第一次“空口白话”。

有点对不住演讲者,抱歉。

故事五

睡觉途中醒来与销售沟通的故事与本周下半周的工作安排有关。

上周与该销售大体计划本周有要拜访的客户,但没具体明确时间。从昨天到今天中午也依然没有明确交流时间,所以从我 的角度出发下半周的时间我是可以安排的。

中午去客户交流的途中,子公司销售来了一个电话,说需要协助去山东出差,约定时间为周四、周五,两天两个客户。目前周五上午客户时间明确,另一个暂未明确。

因此,我还没买出差的票。

今天下午7点半左右,公司的销售打电话来,说约了两个客户安排在这周的周四、周五进行交流,但只给了这两天的时间范畴,具体是周几、时间点都不明确。

我向其提出了配合子公司的出差可能性。销售就来了句,你把他那边的推了,我这两个客户比较重要。

怎么说呢……打电话时不能说脏话真难受。

最后我给的处理方案是,明天先明确客户交流具体时间,然后在协调公司资源。

不过,看这个情况,明天能明确的可能性很低。然后,又不知道会出现什么篓子。

结语

就这样吧。

今天发生的各种事情,我现在都没有心情去从中梳理什么价值点了。

看到这里的,可以自己悟,有兴趣的还可以留言分享下你的感悟。

晚安。

— 于 共写了1642个字
— 文内使用到的标签: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