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思・为

Zero・System・World

自卑或许不是件坏事,它能让你看清自己的短板(续)

踏入社会的第一站,可能也不会出乎大家的意料,无非就是工厂或工地。毕竟,一个祖辈都是农民的高中毕业生,能有什么不同的去处呢。

我去的是工地,我父亲所在 的工地。那个时候,没有自卑,或者说,没有来得及思考“什么是自卑”。只有一种“自由”的感觉,和以往有几次暑假来到父亲所在的工地上一样,还以为这只是“度假”。

只是,玩了一个月之后,才猛然间发现这不是“度假”,这很可能就将是我后半生的写照。

恐慌,是有一点,但不是很严重,毕竟我父亲还在。

只不过,我也开始了真正的做事,开始像父亲一样,和他一起“搬砖”,就这样从一个工地搬到另一个工地。

直到有一次,工地搬到了一个大学的新校区。看着那高耸的教学楼、一眼望不到头的校园,还有那全新的4人间宿舍,心中满是羡慕。

“要是我当初努力学习,应该也会在类似的大学度过一段时光吧。”

但这个时候,我依然没有察觉到自己的自卑,心里也满是坦然,接受了自己“小工”的社会身份。或许,也可以称之为“茫然”。

只是,对于178cm的青年来说有点累。可能,还是没能彻底接受这个身份。

当然,如果我当时全然接受这个身份的话,也就不会有现在的我了,可能只是为世界增加了一位熟练的建筑工人,与钢铁水泥为伴。

然而,生活的奇妙开始发挥作用,转机悄然浮现,而我抓住了。

在为那个新大学校区奉献青春的时候,因为工程的进度问题从而得有一段闲暇的时光,而我也没有丝毫浪费的念头。让父亲带我去附近的镇上网吧休闲一下,弥补自己几个月的辛苦劳累。

我们去了镇上最大的一个网吧,有100多散座整齐的排列在一楼,人声鼎沸。旁边的楼梯通往二楼,据前台服务员所说,哪里有着十几个双人卡座。

在前台交钱开机的时候无意间看见网吧在招服务员,没细想,只是简单的开了台机器玩了个把小时游戏,累了就喝着可乐看了会电影。

结帐下机的时候,我又看到了前台的服务员招募,出于好奇,仔细看了眼。

“招服务员:月薪750元,包住及中晚餐。三班倒,定期轮换。月休2天。另每月150小时免费上网。招网管:月薪1300,包住及中晚餐。三班倒,定期轮换。月休4天。需懂网络维护、服务器维护、系统维护升级。免费上网。”

两项对比,这个网管不错呀,免费上网很吸引人。

不过,也没多想,转身与父亲走出了网吧。

在回去的路上,与父亲聊到了此事。父亲问我有什么看法,可能他察觉到了我的“累”,毕竟这是他一直在从事的职业。我更愿意相信让父亲问出这个问题的原因是,父亲也不想让自己的孩子再重走自己只能干出力活的老路。

我沉默了下,在网吧游戏几个小时放松的心情又慢慢的、一点一点的紧绷了起来。

是选择那条未知的路,还是现在这条已知的路?

《未完待续》

自卑或许不是件坏事,它能让你看清自己的短板

没有人生来自卑。

包括我。

小时候的我相对而言还是挺自信的。

从记事起,在小学就没有怕过谁,隔壁村的刺头基本上都被我揍过,顺带我也被父母亲揍过。

记得印象最深的挨揍有两次,一次是破坏了村里新到的大喇叭用的那种振膜,被伯父、叔父说了一通的父亲用拖拉机上退休的皮带狠抽了一通,抽的我嚎啕大哭,貌似还在家修养了几天。

另一次则是忘了什么原因,被母亲用菜刀从耳朵上方割下。直到见血,我依然还硬挺着站着不动,直到母亲自己崩溃了,一边哭着一边骂我不听话。

现在想想,当时自己的脾气确实比较犟。就像村里的木匠所说,我就是一头蒙古牛(我幼时小名叫蒙蒙),犟起来,打不走、牵不走。

不过,这些好像依然还不是我自卑的起因。

毕竟,调皮捣蛋归调皮捣蛋,但小学五年(还有半年级)每年都往家里拿过三好学生,还有去镇上数学竞赛的名次证书。算起来,我当时也是家族里面的学习尖子。

那是什么时候开始有自卑的倾向了呢?

可能,还是因为那懵懂青春期时受的情伤吧。

十一二岁小年轻的心,总是比较难懂。还记得初一那年,给班里的女神写过情书,结果这封情书被垃圾桶给收藏了。忘了当时在信上写什么了,只不过那天中午在班级里,大声的对女神说“等我20岁,一定带着父母去你家提亲,然后娶你。”

现在,离20岁也过去了十年,而这番话也早就像校园里面那些树的落叶一样,风吹过就散了。

不过,现在,我偶尔还能想起那扎着马尾辫、安静的坐在教室里看书的背影,至于面目,早已模糊。

那是我的第一次的表白被拒。当时心中可能还没有多大的触动,直到后来知道女神喜欢班中另一位留级的帅哥。成绩比我好,个头比我高一点,比我帅一点,可能还比我能说。

现在想想,应该是这个情敌的浮现,让我第一次在情感上遭受到了挫败,埋下了自卑的因子。毕竟,不管从那方面来说,我都比不上人家。

那个时候,父母已经因为生计的原因南下广深了,所以这件事没地说、也没人听。

这应该就是我自卑的第一根刺。

有一就会有二。

初三,转学,让往事随风。就这样,在新的学校里遇到了新的人,我在一篇关于“雪”的文章中也简单写过。只是,故事的结局还是那么的没有想象空间。只是比第一次好的是,后续我们还算是朋友。

这可能是第二根刺。

时间转眼来到高三,经同学的介绍,开始了与同校另一个女生的交往。正感叹自己的情路终于走上康庄大道时,对方在一周后转校了。

这算初恋嘛?应该不算吧。

这应该就是第三根刺了。

同样的在初中高中这几年,还经历了家里奶奶辈人物的离世,三位。

对于一个年轻人来说,这个密度所带来的那种无言的恐惧、困惑,应该形成了第四根刺。

由此,背负着这几根刺的我紧接着就是高考失利,带着高中文凭踏入社会,开启了自卑的新阶段。

<未完待续>

你有“得失”心嘛?

结论

有,但不会影响到他人。

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

因为这阶段在某些时刻突然觉得自己的情绪不太对。

比如这周参加例会时,自我感觉发挥了超常,完爆了以前的自己与现场的他人,但还是没有获得最佳。

在那个瞬间,我能感觉到我的心情在瞬间跌落谷底。

虽然,经过自己强大的意志力在2秒后恢复,但这个过程还是让我有所感触。

所以,就在昨天问了这个问题。虽然,只有了了无几的阅读。

但我想,阅读的人在心底可能也会泛起一丝涟漪。

那究竟什么是“得失”心?

得失心

用谷歌搜了下,没有找到这个词的准确定义,那就简单的自己定义下。

最直接的从字面上理解就是在得与失之间造成心理的巨大波动。因得在前、失在后,那就可以简单的理解得失心为

在有“得”的期望之下因“失”造成的巨大心理落差。

感觉有点类似于“患得患失”是不是,其实不一样。

“患得患失”是不确定未来或者选择是对还是错,是对未来的一种恐惧。所以,不管未来的结果如何,对心理造成的压力是一样的,直到结果明了才能释放这种压力。

但“得失心”不是,“得失心”更多会出现在自己对未来期望“好”但结果不符合预期,甚至与预期相差甚远的时候。

这个时候就有点像另一句老话说的一样“期望越大,失望越大。”

据以前看过的新闻了解,有部分人还因为“得失心”轻生,还有的人会疯狂的报复社会。

自我挖掘

回想下自己历往,貌似在我的少年时期,(虽然,现在我依然还是个少年,没有一丝丝改变。)也就是2018年之前,我算是个得失心比较重的人。

现在想想,那时候的“裸辞”好像都是因为“得失心”。

总感觉以自己的付出应该可以得到更好的回报,但现实给了一个响亮的巴掌,所以“愤然”“裸辞”。

以现在的我来看,那时候确实太年轻了。

现在,我依然还有着“得失心”。

比如在你全力以赴去做一些事情之后,得到的远远低于自己的期望。

这种情况出现的次数多了,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选择,比如:
下次就做80%吧,反正别人60%的都比我好,意思一下就算了。
下次还是要100%去做,不为结果,只为过程。

你选那种?

我两种情况都存在,毕竟,我不是圣人,我也会有情绪,我也不是7*24热血满满,我也会累的。

所以,在不影响我的收入的事务上,我选择下次降低标准,80%。

在可能影响我未来的收入事务上,我选择依旧100%,甚至超频至120%,毕竟这是我的生命线。

看起来很简单是不是?

不,还需要配合另一个动作:自我调节。

自我调节

调节什么?

调节自己的预期,关于“得”的预期。

我个人的经历告诉我,哪怕再理性的人,在某些特定的事务上还是会高看自己很多眼,而不是一眼。

这个高看会给自己带来一种盲目的自信,觉得自己无所不能,从而可能会造成比较大的心理落差。

这个时候一定要先冷静下,然后再深入的思考下:‘我高看了自己几眼?’.

只有自己充分的了解自己,然后多了解世界的“运行本质”、多了解“他人”,“得失心”就会变的越来越少。

慢慢的达到一种“看淡红尘”的境界。

结语

他强任他强,清风拂山岗。
他横由他横,明月照大江。

“我想”与“我要”?

前言

有没有想过一个问题,在你目前已有的生命旅程中,有多少事是“我想”,有多少事是“我要”?
它们最终实现的比例大概是多少?

诱使我思考这个问题的是因为几个故事。

故事

这个故事来自于北京一家头马俱乐部的新会员,一位刚出校门不到一年的女生,对世间的一切都充满着好奇。

只不过,在好奇中,她不是“想”变的怎么怎么样,而是“要”怎么怎么样。这个“要”落实到了每一个行动计划、学习计划,落实到了每次要做什么。就这样,你会看到她在一点点的、慢慢的往者她想要的地方行进者,可能开始走的会有点慢。

不过,正如她自己所言“像一只小乌龟一样,虽然爬的很慢,但终会爬到重点”。创造出她的“要”。

与之对比的是我在深圳遇到的另一位新会员,也是刚工作没多久的男生,对一切充满的激情。每次与之深聊,都会很明确的表示,“我想怎么怎么样”。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同样的新会员,只是一个“想”一个“要”,通过过程中的呈现,我大致也能判断出两人未来的不同成就。

这到底是因为什么呢?

我想,可能是因为意愿的强烈程度不一样。

意愿

每个人最开始都是“想做某事“,来实现自己的潜在需求。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潜在的需求逐渐变的不在明确,加之各种外界因素的干扰,从而导致阻力大于最开始”想做某事“的意愿。于是,这个“想做某事”的意愿就会逐渐的降低,最终只剩下”想“了。

但当你的潜在需求越来越明确时,你的意愿就会大于外界的阻力,”想做某事“就会变成”要做某事“。在”想“变成”要“的那一瞬间,意愿会变更的更加强烈,从而推动着自己不断的行动,从而成长。

而潜在需求明确的过程,就是寻找”初心“的过程。

初心

何为初心?

在我看来,初心就是当你第一次”想要做某事“来满足自己的需求。

人无完人,从懵懂幼童到耄耋老翁的过程中,我们都在”做某事“来满足自己的需求。只不过,有些人每次的需求特别清晰,而有些人却特别的模糊。

不过,模糊也是正常的,毕竟这是个充满诱惑的时代,触手可得的信息让我们集体陷入了”焦虑“。从而对自己的人生失焦,变的特别模糊。

而如何从模糊到清晰,每个人的方式都不一样,随之也就变成了每个人的核心竞争力,体现在你外在呈现的每一步。

比如,”我想“和”我要“。

结语

看到这里,”我想“和”我要“的区别与联系,你清楚了嘛?

那么,以后的人生,你是”想“还是”要“?

你有清晰的认知到你的责任嘛?

前言

今年的春节格外不寻常,我们迎来了“黑天鹅”。这只黑天鹅的出现,不仅仅改变了我们的工作生活,更多的,还在改变我们看待世界以及看待自己的方式。

思考

春节结束之后,疫情依然没有得到有效控制,从而导致社会的产业部分停摆,也间接的导致了头马俱乐部运营的停摆。

而做为中区长的我,在这个情况下,不止一次的在思考一个问题,我要不要做点什么?

如果我什么都不做,中区会变成什么样 ?

可能,什么变化都没有。俱乐部照样活的风声水起,因为他们有一批有责任的官员。有一种可能,会变的更好,因为官员不仅有责任,还有创新。

有一种可能,中区的情况会变的比较差。因为,有责任的官员不一定有渠道获得相应信息,从而导致活动开展过程中遭受的阻力过大,从而放弃。

当然,还有最极端的一种可能,俱乐部大量停摆。因为,国家复工的节奏可能会影响到官员的状态。

如果你是我,你会怎么做?

选择

我选择,主动的去做一点,尽自己最大的可能把最极端的几种可能去避免掉,因为,我觉得作为中区长的我有责任带领整个中区变的更好。

为此,我在春节结束后的第一周就开始参加其他俱乐部的线上例会学习经验。在了解一定的经验之后则开始对俱乐部进行调研,了解俱乐部的需求,来明确做什么可以帮助到大家。了解需求之后则进行各种线下会议资料的推广,便于俱乐部真正的从停摆状态恢复,慢慢的走向卓越。

感悟

做中区长很累!

累的不是这个躯体,而是精神。因为我突然发现,我所在乎的,很多官员不在乎。

我有点想不明白为什么?

毕竟,我一直认为,大家作为成年人,都是有一个最基本的“责任”心态。

是你自己竞选这个官员位置的,会员基于对你的信任从而投了你一票,希望你带着他们一起往前走。

而现在,你停了。

为什么呢?

我不知道答案,也没人真正的向我展示过ta的困惑。

可能,潜意识觉得头马是个虚拟的,做不做,对自己的生活没有太大影响。

我想,我可能有点不同的见解。

头马是虚拟的,这没有错,而你个人面对意外来临时的反应和思考却是真实的,ta会伴随着你终身。

在一个虚拟的社会里,你养成了遇到意外就停的思维模式,那你在生活或者工作中遇到意外,你怎么办?

我觉得,可以仔细想一想。

结语

可能,这篇文章没有很多人能看到,没关系,这也是对我自己的警醒。

如何有效的锻炼自己在遇到意外时的思维模式,很简单,接受自己的责任。

在其位,谋其政。

是什么动力让你坚持写推文?- 方法篇

前言

前两篇内容分别给大家分享了下我写作的背景以及对我而言的价值,可能会促动你想要进行日更记录的心,但又担心不知道如何做。

不怕,本文都是干货,可以立马使用起来。

第一步,先记录。

记录

人不是一生下来,就什么都会的,写作也是一样。我们可以先从最基本的开始,记录。

像以前小时候记日记一样,记日常的琐碎。像在朋友圈发吐槽一样,记录当时的心情。像在热点话题中讨论一样,记录自己的些许感悟。还可以像工作的日志、周报一样,记录自己的成长。

最重要的是开始记录,养成随时记的习惯。

当你连续记录了一段时间之后,比如连续记了一个月。这个时候你可以找个时间来回顾以前记录的内容,看一看,哪些记录的内容比较多,哪些比较少。

这个时候就可以进入到第二步,分类。

分类

把你这一次回顾的结果记录下来,给自己大概的锚几个方向,比如工作相关的、生活相关的、情感相关的、娱乐相关的等等。

分个类,让自己的关注点更加清晰,这样以后记录的方向就相对明确了。如果还想再进一步,就可以多想一下,哪些是自己喜欢记录的,哪些是自己必须记录的。

找到自己喜欢记录的部分,继续记录下去。

这样就慢慢的来到了第三步,结构。

结构

再次对以往所有的内容进行回顾,看看哪些内容更容易被别人记住,哪些内容更容易被别人理解,还有哪些内容更容易被别人分享。

分析下这几类的文章的结构是不是有一些自己潜移默化中形成的结构特性,把他们记录下来,并与上一步骤中的分类进行关联。

这样,下次再写这一类文章的时候,就可以去用到这些结构让记录更有阅读性。

这样就慢慢的来到了第四步,精力。

精力

随着记录的内容、方式逐渐完善与固定,写作的习惯基本上算是养成了。这个时候,你可能会发现,想写的东西很多,但生活的重担压的你很少有精力来写?

这个时候要做的就是,取舍,合理的管理自己的精力。

一天之内,有很多想写的内容,但如果想要长期稳定的持续写作,一定要取舍。这个取舍不是说只写一个,其他的不写,而是把其他的放到你自己的素材库中,安排其他的时间来完成它。

另一个就是,就是看自己每天记录的内容要花多久,然后每天给自己固定时间余额,来进行写作。

我目前日更的经验,平均一天要花1.5-2个小时在这上面。所以如何每天给自己空余2个小时,就是我接下来锻炼的内容。

通过对精力的有效管理,慢慢的就会来到最后一步,价值。

为什么还要讲价值?复习一下。

昨天文章中,讲到写作对于我的价值有三部分:促进思考、实践成文、加强影响。

可能这些都不是你所需要的,没关系,写作这个事情还有很多价值可以挖的,要做的就是不断的写下去,并定期做个回顾、总结、提炼。

通过不断的写作、回顾、总结、提炼,慢慢的寻找到写作于你而言的价值,那这个事情就可以坚持去做下去了。

结语

至于,是电子方式,还是纸笔方式,要不要开公众号。

这些,看你意愿。

毕竟,他们只是记录的方式差异,展示的方式差异,而不是记录本身。

各位,晚安。

是什么动力让你坚持写推文?- 价值篇

前言

昨天简单的阐述了自己历来的写作故事,今天才算是聊到这个话题的核心:价值。

先上一个结论,写作可以带来的价值有以下三个方面:

  • 促进思考
  • 实践成文
  • 加强影响

先说思考。

思考

为什么要先说思考?

“我思故我在”,这是来自哲学家笛卡尔的哲学命题,从中我们也可以看出思考对于人的重要性。

另外,思考还有一个作用,就是启发我们去透过现象看本质。

只有不断的思考现象背后的本质,我们才能深刻理解前人总结的经验,并在不断的思考中成长出新的知识。比如,从“地心说”到“日心说”,从“工业革命”到“信息化革命”等等。这些,都是深度思考的最终成果。

思考,可以改变自己,从而改变世界。

那写作与思考有什么关系?

最明显的就是可以通过写作记录思考的过程以及思考的成果,形成书籍,便于他人学习,可称之为思考产生记录(写作)。

还有一层就是在这些内容在记录的过程中,你会发现你的思想会变的更加活跃,思考的角度、成果可能和你最开始下笔的那一刻有天壤之别。比如,你可能只是想简单的记录一句话,但是开了这个记录的头,脑海中围绕着这句话则会不断有新的见解、新的内容产生出来。或者蹦出一些新的问题,促使你去寻找一些新的资料才能进行解答。这可以称之为,写作引发思考,促进输入。

至于如何思考,后续我们有机会再聊。

两者互相促进,螺旋成长,从而让自己更愿思、也更愿写。

接下来就是成文。

成文

成文的核心是呈现,如何把记录的内容有效的呈现,真正的表达自己想表达的意思,展示价值,这是成文的核心点。再说的直白点,就是输出的有效性。

而这一点,除却多写,别无它法。因为,它是一个需要不断实践的技能。你写一万字后、十万字后、百万字后,你会明显的感觉到差别。比如我现在,再看我以前高中时、初入社会时所写的文字,和现在比起来,结构性很弱,重点不突出,价值不明显。

所以,这是写作可以带来第二个价值。

再看第三个,影响。

影响

当你的思考够深度时、成文够有效时,你会慢慢的发现,你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影响了很多人。

比如,虽然我现在写的文章不太深刻,成文也不太有效,但终归还是有一些朋友会受到我文章的影响,做出了一些改变。

这就是我对外的影响,也是为社会创造的价值。

结语

今天的文章,可能看起来比较虚,有点假大空。不过,你可以细品。

然后结合自己的经历,慢慢体会写作给你带来的三个方面的价值。

是什么动力让你坚持写推文和演讲?- 背景篇

前言

眨眼间,从2020.01.01正式开始日更到现在已经日更58天(加上本文),公众号关注人数也从131升至238(截至昨天凌晨),虽然数字可能看起来很少。

不过,当前,写作于我而言,与关注人数这个数字的多少关系不是特别大。当然,人数越多,也会让我越有动力。

那,是什么动力,让我在2020年开始决定日更并坚持下来呢?

故事,还要从往事说起。

往事

人生中对于坚持每日写作的记忆有多处,但好像每一次都失败了。比如,小学时候写日记来记录日常,但好像只写了不到一个学期,可能只有一两个月。现在想想,没坚持的原因,可能是没有体会到写日记的价值。

高中时期,迷上了看小说。光看,还不过瘾,还尝试着以自己对小说理解的框架和内容进行创作。但也无疾而终,成果好像没写出十章,主人公就已经能力顶天了。现在想想,写不下去的原因是对世界的见识太过浅薄。

只不过,与小学不同的事,我好像有点爱上了写东西。比如,偶尔写点自认为还不错,但其实很散的散文。偶尔用青年人的思维去无病呻吟似的,用“非主流”的词句拼接一首小诗。

记录

真正养成写东西的习惯还是在踏入社会后参加培训班学习技能时,那个时候为了更好的在社会上生存,学习起来比在学校用功太多。因为我知道,不学的话,会死。所以上课时用心记笔记,下课时用心做实验并进行记录。也正式这个过程,让我认识到记录的价值。

没有记录,就没有发生。只不过有的人记在了脑海里,而我在那时记录在本子上。现在翻阅起来,依然还能感受到那时的用力。

也正是那时,开始真正的用记录的形式来记录我所需要的技能。

思考

2010年底的时候,因工作原因接触到了网络博客。于是开始学习博客搭建、爬墙,也开始有了自己的网络域名,开始在网络上发表自己的记录。现在想想,那个时候只是单纯的记录,没有太多的思考,真正启发自己用文章进行思考的时间节点应该是在13年左右。

可能是因为在那时对工作有了一定的经验,对工作、学习、社会、世界都有了一些基本的见解,真正的开始了主动思考。思考这个人生、思考自己、思考未来。所以,也是在那一年,才在自己的网站博客上发了一些自己思考过的内容。

只不过,是间接式的,可能很久才会写一篇。

时间转眼来到了16年,我遇到了头马,遇到了《胜任沟通手册》。正是这本手册开启了我新时期的写作,毕竟,做备稿演讲是需要演讲稿的。也正是这个过程,让我初步理解了写作的价值,把过去的自己书写成文,与过去的自己重新建立链接,何尝不是对自己过往的认可与接纳。

结语

至此,写作与思考於我而言,都已成习惯。

如何有效的认知自己

前言

今天在中区官员群的交流内容,有那么一瞬间又击中了自己那个脆弱的内心,瞬间有点悲怆。可能,我对某些事情实在是有点敏感。

后来,经过反思之后,我又释怀了。毕竟,我觉得,从我所处的角度和位置出发,我应该是没有做错的。当然,他人都有自己的立场。所以,无关对错,只有立场。

明白这点之后,我觉得对自己的认知又更清晰了点。

认知

本公众号的很多篇文章都提到了认知这个词,但是好像没有仔细的解释过,所以进行借着这篇文章来仔细的解释下。

认知或认识(英语:cognition)在心理学中是指通过形成概念、知觉、判断或想象等心理活动来获取知识的过程,即个体思维进行信息处理的心理功能。认知过程可以是自然的或人造的、有意识或无意识;因此,麻醉学、神经科学、心理学、哲学、系统学以及计算机科学在分析认知时,其分析的聚焦点以及脉络是不同的。

这是来自维基百科的解释。

看完以上的解释,我觉的我对自己的认知过程不是想象的,而是对事实的多维度综合剖析出来的。可能,这也是我的一种思维定势,从已知中找寻未知然后变成已知。

那如何认知自己?我觉得需要基于角色进行认知。

角色

我以前写过一篇文章里面提到了角色,是这么写的:

按照当前你人生中所有经历过的事情给自己分角色,细化自己。把自己从一个概念上的完整的“人”分拆成不同的人生“角色”,比如说在工作上你是“员工”or“领导”,而在家庭中你是“子女”、“丈夫”、“妻子”或“父母”,而在生活中你可能还是“朋友”“闺蜜”或“校友”等等,正是这些角色的组成才真正的构成了你这个人。

正如老话常说“人生如戏”,主演都是自己,而不同的场景则需要我们扮演不同的角色。

现在对于角色清晰了嘛?

那如何基于角色认知自己?

脚本

每个角色优势有一个脚本的,脚本可以是别人给的,比如工作的角色的岗位职责、社会道德给的道德体系。也可以是自己写的,比如你的梦想清单、你的愿景使命价值观。

所有的这些脚本都会形成一个个的圈,把你扮演的角色套进去,最后形成不同的认知边界。

所以,想要真正的认知自己就要不断的去认知自己的角色,角色认知到了,自己也就认知到了。

结语

我对自己的认知还比较清晰,知道自己能做啥、不能做啥、想做啥和不想做啥。

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