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思・为

Zero・System・World

自卑或许不是件坏事,它能让你看清自己的短板(续)

踏入社会的第一站,可能也不会出乎大家的意料,无非就是工厂或工地。毕竟,一个祖辈都是农民的高中毕业生,能有什么不同的去处呢。

我去的是工地,我父亲所在 的工地。那个时候,没有自卑,或者说,没有来得及思考“什么是自卑”。只有一种“自由”的感觉,和以往有几次暑假来到父亲所在的工地上一样,还以为这只是“度假”。

只是,玩了一个月之后,才猛然间发现这不是“度假”,这很可能就将是我后半生的写照。

恐慌,是有一点,但不是很严重,毕竟我父亲还在。

只不过,我也开始了真正的做事,开始像父亲一样,和他一起“搬砖”,就这样从一个工地搬到另一个工地。

直到有一次,工地搬到了一个大学的新校区。看着那高耸的教学楼、一眼望不到头的校园,还有那全新的4人间宿舍,心中满是羡慕。

“要是我当初努力学习,应该也会在类似的大学度过一段时光吧。”

但这个时候,我依然没有察觉到自己的自卑,心里也满是坦然,接受了自己“小工”的社会身份。或许,也可以称之为“茫然”。

只是,对于178cm的青年来说有点累。可能,还是没能彻底接受这个身份。

当然,如果我当时全然接受这个身份的话,也就不会有现在的我了,可能只是为世界增加了一位熟练的建筑工人,与钢铁水泥为伴。

然而,生活的奇妙开始发挥作用,转机悄然浮现,而我抓住了。

在为那个新大学校区奉献青春的时候,因为工程的进度问题从而得有一段闲暇的时光,而我也没有丝毫浪费的念头。让父亲带我去附近的镇上网吧休闲一下,弥补自己几个月的辛苦劳累。

我们去了镇上最大的一个网吧,有100多散座整齐的排列在一楼,人声鼎沸。旁边的楼梯通往二楼,据前台服务员所说,哪里有着十几个双人卡座。

在前台交钱开机的时候无意间看见网吧在招服务员,没细想,只是简单的开了台机器玩了个把小时游戏,累了就喝着可乐看了会电影。

结帐下机的时候,我又看到了前台的服务员招募,出于好奇,仔细看了眼。

“招服务员:月薪750元,包住及中晚餐。三班倒,定期轮换。月休2天。另每月150小时免费上网。招网管:月薪1300,包住及中晚餐。三班倒,定期轮换。月休4天。需懂网络维护、服务器维护、系统维护升级。免费上网。”

两项对比,这个网管不错呀,免费上网很吸引人。

不过,也没多想,转身与父亲走出了网吧。

在回去的路上,与父亲聊到了此事。父亲问我有什么看法,可能他察觉到了我的“累”,毕竟这是他一直在从事的职业。我更愿意相信让父亲问出这个问题的原因是,父亲也不想让自己的孩子再重走自己只能干出力活的老路。

我沉默了下,在网吧游戏几个小时放松的心情又慢慢的、一点一点的紧绷了起来。

是选择那条未知的路,还是现在这条已知的路?

《未完待续》

DROP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