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思・为

Zero・System・World

演讲 | 《放养》 Lv2-3

框架

开头:关于吃的小故事
中间:头马经历中导师指导的故事,预计2个小故事
结尾:升华下成年人的学习模式,思维积极、行为主动。

目标

“没啥,看看故事讲的完整性咋样,看看对听众的影响如何。”

这是会前与点评人沟通的个人锻炼目标。

开头

冬天来了,又到了养膘的好时节。相信有部分朋友和我一样,对于冬天的记忆不是大雪纷飞,而是各种热气腾腾的火锅。

三五好友,围坐一圈,一边闲谈一边涮,一个字,巴适。

在北京的冬天,最应景的就是铜炉火锅。对于我而言,铜炉火锅中最可口的不是涮羊肉、牛肉,而是鸡肉,尤其是大家都喜欢的一种鸡肉,也是大家去农家乐必做的核心硬菜,走地鸡。

你们是喜欢工厂中批量生产的肉鸡,还是那种农家乐的走地鸡?

为什么大家为什么更喜欢走地鸡呢?

我想,可能是因为相对于肉鸡来说,走地鸡是放养的。因为放养,走地鸡会接触到更多的饮食类型,而不是仅仅是站在笼舍里等待着喂食。

可能也正是因为这样,走地鸡的肉会更紧实,更容易得到消费者的喜爱。

从这个逻辑来分析,放养就等于价值提升,比如野猪、野生大熊猫。

当然,这仅仅只是我个人的观点,仅供参考。

正文

为什么我这么认可这句话,可能和我的社会经历以及头马经历有关。

既然是在头马的俱乐部中做演讲,那我还是讲讲我在头马经历中被放养的例子。

我想,在场的头马会员,哪怕是刚交钱加入的新会员都知道头马是有导师体系的。但16年3月份加入的我,直到5月份参加新会员培训时才知道有这些。

也正是在那场培训之后,我才开始去找俱乐部官员询问俱乐部的导师人选,然后结合自己在俱乐部对他们的认知,从而选择了自己认为比较适合我的导师。

值得庆幸的是,导师也比较认可我,可能是因为我那时在俱乐部做的第一篇破冰演讲《活着》。

导师确定之后,就没有之后了。当然,这个对我来说,感知也不太明显,毕竟那个时候,我很主动。

主动的做各种角色,主动的去做演讲。

还记得那次,我做cc2的时候,提前把稿子啥的都发给了我的导师,并在去学习游泳的路上抽时间与导师开启了电话沟通。

<--省略部分细节-->

再后来,在领导力的层面遇到同样的问题。
<–省略部分细节–>

结尾

故事讲到这里,相信大家也可能明确了。基于这种模式下成长的我也学会了这种放养式带徒弟的风格。

你若问,我必回。若不问,我肯定不在。

毕竟,大家都是成年人,除了头马,我们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不要再期待被喂养了,毕竟我们也不知道该给你喂那种饲料。

是时候用一些成年人的思维来为自己负责了,

给自己的成长一份主动,给自己的梦想一份行动,顺便给彼此的时间一份尊重。

谢谢。

自评

从现场反应来看,演讲前的目标算是达成了,故事相对完整​。只是预设的两个故事只讲完了一个。
另外引发与会人员去思考头马的导师体系的目标也算是达成了,这一点是从例会结束之后与点评人之间长达15分钟的电话沟通来确认的。
最少,有一个人来和我探讨了这个问题​。​

问题

时间节奏没控制好,在IOS的备忘录上写稿子,很容易写超。

而且,超的部分还是可以省略的。

现在习惯去将演讲与本场的例会主题进行挂钩,也算是一个小锻炼。

遗憾的是挂钩需要铺垫,而铺垫需要时间。

下次再演讲就看如何精简的与例会现场主题挂钩了。

结语

另外,对于头马的导师体系,你怎么看?

欢迎留言,探讨。

DROP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