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思・为

Menu

闲言|关于“时间与金钱”的小故事

前言

本来今天挺有感触,想写写爱情的。

但仔细一想,好像也没啥写的必要。或者,准确说,没什么底气。以后这块有底气的时候再说吧。

下面,再接着聊聊“时间与金钱”的故事。

如果,你是日常开车一族,可以跳过了。

惯性

我这人有个问题,在很多事情上有个惯性。

比如说,在19年10月底来北京之前,我在深圳做公交地铁还是习惯刷公交卡,而不是去用手机的APP。

至于说原因,可能就是因为惯性,养成了习惯。每次出门,把公交卡放在自己背包最前面的兜。在坐地铁、坐公交的时候,脑海中可以不加思索的、闭上眼睛都可以从包里把公交卡拿出来,然后一刷,进站。

顺畅无比。

那个时候总有一种想法,为什么有人会用APP来刷卡进站。

直到,我10月底到了北京。

改变

其实来北京之前,我就在考虑,到北京之后是不是要办个公交卡啥的。毕竟,已经养成了习惯。

只是,以前用卡的惯性是从10年到深圳养成的。而19年的社会,各种二维码、NFC技术都已经应用的特别广泛了,再加上自己的手机当时也是直接支持北京地铁、公交卡的。

于是,这次我没有去办实体的公交卡,直接在手机上进行了虚拟公交卡的开卡操作。

到北京之后,刷卡,进站也很顺畅。

原本,这个故事可能就只到这里了。

但是,并没有。

因为,在北京多年的同事向我安利了一款坐公交地铁的APP。相对于,手机的虚拟公交卡,这个APP在每个月超出100块、150块的时候会有对应的折扣。

于是,我计算了下。当时住的地方到公司办事处,前后要转4趟地铁,单程6块,一天12。两个星期不到,就满足了这个APP的优惠条件。这样,后续再使用APP,就会有一些优惠。

仔细的盘算了下,挺好,真能省一点钱。而且,当时没有疫情,手机面部解锁也方便,再打开APP也不特别费时。

就这样,这个APP在我的手机了保留了1年多。哪怕20年的疫情,带口罩面部解锁不方便的情况下,我依然在使用这个APP来坐公交。

也是因为,养成了习惯。

然而,故事仍然没有结束。

上段时间,有天在进行帐务整理的时候,我突然发现,我每月的公交、地铁好像没有使用到优惠了。

仔细的计算下,现在每个月去公司办事处次数有限,好像确实满足不了这个优惠。

这个时候我就在想,那我为什么还要用这个APP呢?

以前虽然有优惠,但每次做帐务盘点就特别麻烦。因为这个APP采用第三方支付自动扣款,每次都扣一次。这样,每天光公交的帐务都要记两条。如果,那天没记,就得来回翻。

回想,以前用公交卡的时候,只需要在充值时在帐务上记录一次,省时省力。而且,用手机的NFC虚拟公交卡,还不需要解锁手机,只需要手机用电就行。

于是,在经过仔细的思想斗争之后。我重新用回了手机的NFC虚拟公交卡,注销了原来为了优惠所使用的APP。

这一两个月下来,感觉就一个字“爽”。

以前没这么觉得,可能就是懒。

仔细的想想,这一年多用APP坐公交、地铁,虽然省了不少钱,但仔细一算好像也没省很多。反而,浪费了很多时间,特别是在做公交的时候。

想想一个场景,北京的冬天,寒风泠洌,带着口罩,掏出手机,然后输入密码解锁,打开APP,然后扫码上车。

注意,没完。北京的公交不是像深圳一样刷一次。而是,上车一次,下车一次。你要时刻注意自己是否快到站了,要提前把手机拿出来,然后输入密码、打开APP,刷码下车。

有几次 ,到报站的时候才想起来自己到站了。然后,匆忙的拿出手机,输入密码,打开APP,扫码下车。遇到信号不好的时候,心情焦急的要死。因为,司机要等你刷完下车之后,才能开走。

这么盘点下来,省下的那点钱还真不能弥补这种情况下的心情。

而现在,不管进站坐车,还是出站。手机掏出来,不用解锁,直接嘀一声,走人。

潇洒。

为什么以前没有这么考虑过呢?

结语

我不知道,你现在是否使用了手机的NFC虚拟公交卡。如果没有,我觉得,你可以尝试一下。

真香。

— 于 共写了1533个字
— 文内使用到的标签: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